从赌场到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扑克女皇」的赌注人生

金融领域有很多人都爱玩扑克赌一把。不过,凡妮莎·塞尔布斯特(Vanessa Selbst)选择的职业路径却完全相反:她从万众瞩目的「德扑女皇」变成了一位低调的对冲基金从业者。

2017年的最后一天,凡妮莎通过社交媒体宣布:她结束了职业牌手生涯,转而涉足一个全新的领域——对冲基金,她将从交易研究和策略做起。这家对冲基金正是全球资管规模最大的一家: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你很容易看到德扑和华尔街的共同点:都需要仔细思考每一步,都能赚大钱。按照凡妮莎自己的话来说,它们都必须不择手段以取得成功。它们都是数字游戏,沿着很窄的悬崖边缘兜圈子。这些边缘不断累积着风险,一旦跌下去,连斜坡都没有。

在扑克界,凡妮莎「德扑女皇」的美誉绝非浪得虚名。迄今为止,凡妮莎是唯一一位在「全球扑克指数」榜上曾排名第一的女牌手。她有三条扑克顶级赛事WSOP(世界扑克锦标赛)金手链,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赢得三条WSOP金手链的女性。她还是唯一一个在北美扑克巡回赛中连续获胜的扑克牌手。

作为隐退之前扑克之星职业团队(PokerStars Team Pros)的一员,凡妮莎是世界扑克历史上收入最高的女性。她在过去十二年的线下职业扑克锦标赛中总计赢得了1190万美元奖金。

事实上,凡妮莎早在2013年就戴上了收入最高职业女牌手的光环。那一年,她29岁。

扑克赛场之外的凡妮莎也毫不逊色,她的教育背景颇为光鲜。她曾在麻省理工(MIT)短暂就读过一年,之后转入哈佛大学,获得政治科学学位。此后在西班牙学习了一年,潜心研究同性婚姻。回到美国后,她去了麦肯锡(McKinsey& Company)担任管理顾问,随后又进入耶鲁法学院读书。凡妮莎对扑克的兴趣源起于高中时代。 1998年,由马特·达蒙(Matt

Damon)主演的电影《赌王之王》(Rounder)上映,并一举成为史上最成功的一部德扑主题的电影之一。受此启发,凡妮莎开始玩扑克。当她在哈佛读本科时,在线德扑风靡全美。进入耶鲁之后,她把课余时间全部用来在专业论坛上研讨德扑策略。毕业的时候,她的账户已经积累了15万美元。

「当时(在麦肯锡工作时)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打牌,赢的钱是工资的三倍,」凡妮莎在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说,「那个时候我想我应该大胆地试一试。」

激进、狠辣,是凡妮莎的牌风,她还常常不按常理出牌。有时,她会在翻牌前的盲注阶段就高额下注,诱使对手押注足够多的筹码之后还会All In(押上全部筹码)。

ESPN扑克分析师Norman Chad几年前这样解释凡妮莎为何能在德扑这样一个男性高度密集的领域取得巨大成功:极具侵略性地进攻,不断把对手置于困境。

没人想和凡妮莎同一张牌桌。她迫使对手做出艰难决定,还得押上大额筹码。何况你永远不知道她有什么牌。

凡妮莎曾经说过,她最强大的本事就是能仔细算牌,分析出对手可能拿到的牌,察言观色和她对心理学的理解肯定也有帮助。仅仅弄清楚某人有什么牌是不够的,你还得搞清楚他们下一步是打算弃牌还是跟注,这通常需要了解对手。

华尔街见闻曾在《你能从德州扑克中领悟的十个投资经验》一文中详细分析过打牌和做投资之间的共同性,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

对于新工作,凡妮莎认为有太多她熟悉的地方:「职业牌手和在华尔街工作的人有太多太多相同的地方,他们都需要利用信息进行风险计算,都要对数字进行大量测算。」

寻找与众不同
家庭对凡妮莎走上职业牌手之路产生了莫大的影响,可以说,她的天赋中有一部分是继承而来。

1984年,凡妮莎出身于纽约布鲁克林区的一个犹太家庭。她的父母都是颇有才华的扑克玩家,两人还是在一场桥牌比赛上相遇相识的。她的母亲Ronnie从大学时期就着迷于扑克。至于凡妮莎日后转入金融领域,也有可能是继承的——她母亲曾在美国证券交易所工作了11年,是一名期权交易员,此后转学法律,在新泽西州Essex

County做了一名刑事法院司法职员。

或许,凡妮莎从内心里高度重视她的家庭,无论是父母还是自己的小家庭,这极有可能是推动她走向人生转折点的关键因素。

2005年,凡妮莎的母亲因肠道疾病突然去世。在巨大的哀痛中,凡妮莎不再通宵研究扑克技巧,陷入了深深的悲伤情绪里。后来她形容说,当时自己近似于患上了抑郁症。

「我并不恐惧现在的幸福会突然失去,但如果我的妻子出事,那么我变得悲伤过度以至于放弃扑克也是很正常的。「「凡妮莎后来对英国金融时报这样说。

凡妮莎与妻子Miranda Foster于2013年结婚,两人在今年4月迎来了她们的第一个孩子。

你的工作没有保障,没有医疗保险,一直在外打牌,根本没有平稳的生活。你会面临更大的变动,因为打牌的人越来越多,如果更多人有机会赢,那么你就很容易亏钱。

这种生活对于她妻子Miranda

Selbst来说也是一种煎熬。 「很多牌手的家庭都处在这种令人纠结的关系当中,其中一方不得不放弃事业去支持对方,」37岁的Miranda对纽约时报说,「你很难对身边那些朝九晚五上班的朋友们解释,他们认为你一直在休假。旁人根本无法理解这种孤独和无聊。」

当然,家庭既不是引导凡妮莎转换职业的唯一因素,也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如同牌桌上思考每一个行动一样,她重新思考了自己的人生。

「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要退休,没有某个特别的原因,只是一些因素综合起来而已,大大小小的都有,它们叠加起来,让我感觉我在这行也有一段时间了,是时候(改变)了。」

作为一名纵横牌场多年的职业选手来说,去做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并不容易,毕竟他们早已习惯了没日没夜、作息不规律地打比赛。四年前凡妮莎还表示对华尔街工作毫无兴趣,直到去年秋天她还频频出现在赛场上。更何况,德扑只需要单打独斗,而且凡妮莎牌风凌厉,总给人不易亲近的感觉,但在金融世界,她必须更具亲和力,还得懂得与人合作。

而桥水选择凡妮莎这样的职业牌手也并不新鲜,对冲基金行业每年都会吸收大量非科班人士,数学、物理、计算机等都算是比较常见的,华尔街见闻介绍过,推动美国金融业步入真正的计算机时代的对冲基金DE Shaw的雇员中就有国际象棋棋手、作家、脱口秀演员、击剑运动员、长号手,甚至有位爆破专家。

「我们雇佣植物学家、政治学家、运动员、扑克牌手。我们在寻找真正与众不同的人,」尽管桥水并未做出任何官方表态,但凡妮莎所在的投资分析部门负责人Kevin Brennan这样说。

凡妮莎也是如此。 「扑克的性质发生的改变以及它新的要求将我置身于十字路口,并问我:是改变还是继续下去。」她在谈到从扑克界退休时这样说。

她发现,德扑变得越来越具有竞争性,成了「真正的工作」,而不是十多年前她最初接触时那个很有乐趣的事情。它需要努力和自律才能成功。 「我从来没那样对待过比赛,我总是很轻松地打,我出来玩得很开心。」

「当你人生的第一个职业如此有乐趣,你很难找到下一个一样的事情。」她曾这样说。她甚至对《金融时报》自嘲,说去对冲基金是「无聊的「选择,玩扑克也一样:

人生都用来玩零和博弈而不去做其他事,是对大量的潜能、智力和热情的浪费。我已经在零和博弈上花了足够的时间。本质上说,我是一名反资本主义者。因此它并不符合我的价值观。

前扑克之星加勒比冒险赛冠军Galen Hall是凡妮莎进入桥水的引荐人。在凡妮莎述说了内心的迷茫之后,已经进入桥水的他建议凡妮莎去拜访桥水,看看那里是否有她感兴趣的东西。

新的挑战
对于凡妮莎来说,对冲基金似乎和打德扑差不多。

如果有东西贬值了,你是否想去买?如果买了,怎么确保它升值?其他人谁会买?他们是怎么想的,动机是什么?你需要知道潜在买家接下来的行动。

然而,做金融可能也不是一个最完美的选择。

根据彭博社的报导,凡妮莎曾承认,对冲基金可能无法解决问题:每一天,我以为我正在抓住诀窍,但第二天我就在新的挑战中失败了。

她在Facebook上曾写道,做交易研究「很像是回到了过去那些打扑克的日子里——一群书呆子联合起来试图击败对手。这真的很难。」

凡妮莎对她的新工作评价很复杂:让人筋疲力尽、让人兴奋、让人彻底谦卑。

尽管如此,尽管凡妮莎尚未在新工作中取得重大成绩,但她当初的引荐者Galen Hall却对她很有信心:她是一个赢得过很多扑克比赛的人,所以她很清楚标准打法但她独辟蹊径。有人只骂她是个白痴,却不肯花5秒钟去想想这个超级聪明、超级成功的人在做什么。在桥水,真正有价值的是那些独立思考的人。

 

2010年,凡妮莎发起成立了一支对冲基金会,用于资助种族正义和经济平等项目,反对警察的不端行为和政府滥用职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