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概况

1,对冲基金是什么意思(定义和特点)
能说出对冲基金的许多别名,如套头基金,套利基金和避险基金,但要说清对冲基金是什么并非易事。90年代以来国内出版的多种大型金融工具书,如“新国际金融辞海“(刘鸿儒主编,1994年),”国际金融全书“(王传纶等主编,1993年),选入了「对冲(对冲)」,「基金(基金)」,「套利(套利)」,「共同基金(共同基金)“等条目,却没有”对冲基金“的条目,说明直到90年代中期,虽然对冲基金的一些相关术语早已进入,对冲基金却还闻所未闻。

国外对对冲基金的理解也颇为混乱不一,试列举一些最新的研究文献对对冲基金的定义如下.IMF的定义是「对冲基金是私人投资组合,常离岸设立,以充分利用税收和管制的好处。美国第一家提供对冲基金商业数据的机构Mar / Hedge的定义是「采取奖励性的佣金(通常占15-25%),并至少满足以下各标准中的一个:基金投资于多种资产;只做多头的基金一定利用杠杆效应;或者基金在其投资组合内运用各种套利技术」美国另一家对冲基金研究机构HFR将对冲基金概括为:「采取私人投资合伙公司或离岸基金的形式,按业绩提取佣金,运用不同的投资策略。“着名的美国先锋对冲基金国际顾问公司VHFA的定义是”采取私人合伙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主要投资于公开发行的证券或金融衍生品。」

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在向美国国会就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问题作证时给出了一个对冲基金的间接定义。他说,LTCM是一家对冲基金,或者说是一家通过将客户限定于少数十分老练而富裕个体的组织安排以避开管制,并追求大量金融工具投资和交易运用下的高回报率的共同基金。

根据以上定义,尤其是格林斯潘的间接定义,我们认为,对冲基金并非“天外来客”,实质仍不外乎是一种共同基金,只不过组织安排较为特殊,投资者(包括私人和机构)较少,打个形象的比方,它就像是「富人投资俱乐部」,相比之下普通共同基金便是「大众投资俱乐部」。由于对冲基金特殊的组织安排,它得以钻现行法律的空子,不受监管并可不受约束地利用一切金融工具以获取高回报,从而衍化出与普通的共同基金的诸多区别开来。

从赌场到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扑克女皇」的赌注人生

金融领域有很多人都爱玩扑克赌一把。不过,凡妮莎·塞尔布斯特(Vanessa Selbst)选择的职业路径却完全相反:她从万众瞩目的「德扑女皇」变成了一位低调的对冲基金从业者。

2017年的最后一天,凡妮莎通过社交媒体宣布:她结束了职业牌手生涯,转而涉足一个全新的领域——对冲基金,她将从交易研究和策略做起。这家对冲基金正是全球资管规模最大的一家: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你很容易看到德扑和华尔街的共同点:都需要仔细思考每一步,都能赚大钱。按照凡妮莎自己的话来说,它们都必须不择手段以取得成功。它们都是数字游戏,沿着很窄的悬崖边缘兜圈子。这些边缘不断累积着风险,一旦跌下去,连斜坡都没有。

在扑克界,凡妮莎「德扑女皇」的美誉绝非浪得虚名。迄今为止,凡妮莎是唯一一位在「全球扑克指数」榜上曾排名第一的女牌手。她有三条扑克顶级赛事WSOP(世界扑克锦标赛)金手链,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赢得三条WSOP金手链的女性。她还是唯一一个在北美扑克巡回赛中连续获胜的扑克牌手。

作为隐退之前扑克之星职业团队(PokerStars Team Pros)的一员,凡妮莎是世界扑克历史上收入最高的女性。她在过去十二年的线下职业扑克锦标赛中总计赢得了1190万美元奖金。

事实上,凡妮莎早在2013年就戴上了收入最高职业女牌手的光环。那一年,她29岁。

扑克赛场之外的凡妮莎也毫不逊色,她的教育背景颇为光鲜。她曾在麻省理工(MIT)短暂就读过一年,之后转入哈佛大学,获得政治科学学位。此后在西班牙学习了一年,潜心研究同性婚姻。回到美国后,她去了麦肯锡(McKinsey& Company)担任管理顾问,随后又进入耶鲁法学院读书。凡妮莎对扑克的兴趣源起于高中时代。 1998年,由马特·达蒙(Matt

Damon)主演的电影《赌王之王》(Rounder)上映,并一举成为史上最成功的一部德扑主题的电影之一。受此启发,凡妮莎开始玩扑克。当她在哈佛读本科时,在线德扑风靡全美。进入耶鲁之后,她把课余时间全部用来在专业论坛上研讨德扑策略。毕业的时候,她的账户已经积累了15万美元。

「当时(在麦肯锡工作时)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打牌,赢的钱是工资的三倍,」凡妮莎在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说,「那个时候我想我应该大胆地试一试。」

激进、狠辣,是凡妮莎的牌风,她还常常不按常理出牌。有时,她会在翻牌前的盲注阶段就高额下注,诱使对手押注足够多的筹码之后还会All In(押上全部筹码)。

ESPN扑克分析师Norman Chad几年前这样解释凡妮莎为何能在德扑这样一个男性高度密集的领域取得巨大成功:极具侵略性地进攻,不断把对手置于困境。

没人想和凡妮莎同一张牌桌。她迫使对手做出艰难决定,还得押上大额筹码。何况你永远不知道她有什么牌。

凡妮莎曾经说过,她最强大的本事就是能仔细算牌,分析出对手可能拿到的牌,察言观色和她对心理学的理解肯定也有帮助。仅仅弄清楚某人有什么牌是不够的,你还得搞清楚他们下一步是打算弃牌还是跟注,这通常需要了解对手。

华尔街见闻曾在《你能从德州扑克中领悟的十个投资经验》一文中详细分析过打牌和做投资之间的共同性,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

对于新工作,凡妮莎认为有太多她熟悉的地方:「职业牌手和在华尔街工作的人有太多太多相同的地方,他们都需要利用信息进行风险计算,都要对数字进行大量测算。」

寻找与众不同
家庭对凡妮莎走上职业牌手之路产生了莫大的影响,可以说,她的天赋中有一部分是继承而来。

1984年,凡妮莎出身于纽约布鲁克林区的一个犹太家庭。她的父母都是颇有才华的扑克玩家,两人还是在一场桥牌比赛上相遇相识的。她的母亲Ronnie从大学时期就着迷于扑克。至于凡妮莎日后转入金融领域,也有可能是继承的——她母亲曾在美国证券交易所工作了11年,是一名期权交易员,此后转学法律,在新泽西州Essex

County做了一名刑事法院司法职员。

或许,凡妮莎从内心里高度重视她的家庭,无论是父母还是自己的小家庭,这极有可能是推动她走向人生转折点的关键因素。

2005年,凡妮莎的母亲因肠道疾病突然去世。在巨大的哀痛中,凡妮莎不再通宵研究扑克技巧,陷入了深深的悲伤情绪里。后来她形容说,当时自己近似于患上了抑郁症。

「我并不恐惧现在的幸福会突然失去,但如果我的妻子出事,那么我变得悲伤过度以至于放弃扑克也是很正常的。「「凡妮莎后来对英国金融时报这样说。

凡妮莎与妻子Miranda Foster于2013年结婚,两人在今年4月迎来了她们的第一个孩子。

你的工作没有保障,没有医疗保险,一直在外打牌,根本没有平稳的生活。你会面临更大的变动,因为打牌的人越来越多,如果更多人有机会赢,那么你就很容易亏钱。

这种生活对于她妻子Miranda

Selbst来说也是一种煎熬。 「很多牌手的家庭都处在这种令人纠结的关系当中,其中一方不得不放弃事业去支持对方,」37岁的Miranda对纽约时报说,「你很难对身边那些朝九晚五上班的朋友们解释,他们认为你一直在休假。旁人根本无法理解这种孤独和无聊。」

当然,家庭既不是引导凡妮莎转换职业的唯一因素,也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如同牌桌上思考每一个行动一样,她重新思考了自己的人生。

「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要退休,没有某个特别的原因,只是一些因素综合起来而已,大大小小的都有,它们叠加起来,让我感觉我在这行也有一段时间了,是时候(改变)了。」

作为一名纵横牌场多年的职业选手来说,去做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并不容易,毕竟他们早已习惯了没日没夜、作息不规律地打比赛。四年前凡妮莎还表示对华尔街工作毫无兴趣,直到去年秋天她还频频出现在赛场上。更何况,德扑只需要单打独斗,而且凡妮莎牌风凌厉,总给人不易亲近的感觉,但在金融世界,她必须更具亲和力,还得懂得与人合作。

而桥水选择凡妮莎这样的职业牌手也并不新鲜,对冲基金行业每年都会吸收大量非科班人士,数学、物理、计算机等都算是比较常见的,华尔街见闻介绍过,推动美国金融业步入真正的计算机时代的对冲基金DE Shaw的雇员中就有国际象棋棋手、作家、脱口秀演员、击剑运动员、长号手,甚至有位爆破专家。

「我们雇佣植物学家、政治学家、运动员、扑克牌手。我们在寻找真正与众不同的人,」尽管桥水并未做出任何官方表态,但凡妮莎所在的投资分析部门负责人Kevin Brennan这样说。

凡妮莎也是如此。 「扑克的性质发生的改变以及它新的要求将我置身于十字路口,并问我:是改变还是继续下去。」她在谈到从扑克界退休时这样说。

她发现,德扑变得越来越具有竞争性,成了「真正的工作」,而不是十多年前她最初接触时那个很有乐趣的事情。它需要努力和自律才能成功。 「我从来没那样对待过比赛,我总是很轻松地打,我出来玩得很开心。」

「当你人生的第一个职业如此有乐趣,你很难找到下一个一样的事情。」她曾这样说。她甚至对《金融时报》自嘲,说去对冲基金是「无聊的「选择,玩扑克也一样:

人生都用来玩零和博弈而不去做其他事,是对大量的潜能、智力和热情的浪费。我已经在零和博弈上花了足够的时间。本质上说,我是一名反资本主义者。因此它并不符合我的价值观。

前扑克之星加勒比冒险赛冠军Galen Hall是凡妮莎进入桥水的引荐人。在凡妮莎述说了内心的迷茫之后,已经进入桥水的他建议凡妮莎去拜访桥水,看看那里是否有她感兴趣的东西。

新的挑战
对于凡妮莎来说,对冲基金似乎和打德扑差不多。

如果有东西贬值了,你是否想去买?如果买了,怎么确保它升值?其他人谁会买?他们是怎么想的,动机是什么?你需要知道潜在买家接下来的行动。

然而,做金融可能也不是一个最完美的选择。

根据彭博社的报导,凡妮莎曾承认,对冲基金可能无法解决问题:每一天,我以为我正在抓住诀窍,但第二天我就在新的挑战中失败了。

她在Facebook上曾写道,做交易研究「很像是回到了过去那些打扑克的日子里——一群书呆子联合起来试图击败对手。这真的很难。」

凡妮莎对她的新工作评价很复杂:让人筋疲力尽、让人兴奋、让人彻底谦卑。

尽管如此,尽管凡妮莎尚未在新工作中取得重大成绩,但她当初的引荐者Galen Hall却对她很有信心:她是一个赢得过很多扑克比赛的人,所以她很清楚标准打法但她独辟蹊径。有人只骂她是个白痴,却不肯花5秒钟去想想这个超级聪明、超级成功的人在做什么。在桥水,真正有价值的是那些独立思考的人。

 

2010年,凡妮莎发起成立了一支对冲基金会,用于资助种族正义和经济平等项目,反对警察的不端行为和政府滥用职权。

回顾过去十年全球对冲基金发展趋势

回顾之前,先给小白们讲解一下对冲基金是什么意思。简单地说就是采用对冲交易手段的基金称为对冲基金,也称避险基金或套期保值基金。

数量和规模
对冲基金的规模在经过了金融危机后,再次创了新高,已经超过了 2 兆美元。我们看到事实上 2016 年虽然美股继续上涨,但对冲基金的数量和规模并没有上升,原因也是美股主要是大盘股上涨,对冲基金的报酬率普遍一般。

我们再看一个更让人震惊的数据,2008 年以来每一年全球对冲基金数量都是净增加的,除了2016 年出现了对冲基金关门的数量超过了新成立的数量,这个现像是2008 年金融危机都没有出现过的。由于大盘股的强劲走势,低成本指数基金的更高收益,对于以 Alpha 收费为导向,但没有创造绝对收益的对冲基金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那么 2016 年到底什么策略的资金在流出? 2016 年净流出最大的是对冲基金中最传统的多空策略,其次全球总体对冲、债券、事件驱动交易策略也都出现了很大的资金净流出。当某种策略使用的越来越多后,就会过于拥挤,持续无法获得超额收益后,开始被全球投资者减持。而 2016 年由于商品表现很好,全球资金流入最大的策略是 CTA。

在过去 10 年,对冲基金经历了成长、压力、反弹等各个阶段。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前,基于产业资产管理规模和基金数量的加速成长,市场普遍乐观。 2006 年,共 8694 档基金管理着 1.54 兆美元的资产。到 2008 年中,资产规模达到 1.95 兆美元,主要由于大量投资者涌入。金融危机使得整个产业在 2008 年底损失了 4136 亿美元,其中赎回占一半。到 2009 年,尽管收益高达 1315 亿美元,仍有 1229 亿美元被赎回。

2010 至 2014年,尽管在 2011 年欧债危机和 2014 年俄罗斯原油危机期间面临赎回压力,对冲基金的业绩表现仍旧十分出色。在 2014 年 7 月到 12 月间,出现了连续赎回,但基金总资产成长仍然达到 1210 亿美元,其中 71% 来自收益。 2015 年投资净流入构成了大部分的资产规模成长,807 亿美元的成长中有 279 亿美元是来自收益。 2016 年 11 月至今已有 283 亿美元赎回,期间收益达 178 亿美元。

产业组成和发展趋势
下图总结了过去四年对冲基金产业每季度的资产流向,包括业绩受益和资金流入。 2012 年对冲基金的表现良好赚取了 728 亿美元,弥补了前一年欧债危机期间的亏损,然而投资者还没反应过来,仍有 38 亿美元的赎回。

2013 年,全球股市回暖使得对冲基金获得了 1029 亿收益和 1375 亿资金流入,使得总资产基数在 2013 年底同比提高了 2404 亿。 2014 年收益依旧良好,但资金在下半年开始流出,主要是北美和欧洲的集中持股基金遭到大量赎回。 2015 年整年资金都不断流入,然而第二三季度亏损了 412 亿。 2016 年第一季度资金流入 187 亿,随后三个季度资金不断流出。

地区分布:2016 年遭遇大量赎回
按地区来看,欧洲是唯一一个从 2013 年到 2014 年上半年资金持续净流入的地区,共计流入 987 亿。但随着欧洲央行没能将欧洲经济带回正轨,投资者在 2014 年下半年开始撤离资金,共计 171 亿。直到 2015 年才缓慢好转,2015 年资金净流入欧洲 405 亿,而北美只有 374 亿。

2016 年所有地区都遭遇了大量赎回,其中欧洲最为惨烈。并且由于欧洲对冲基金的表现不佳 (收益为 -1.3%) 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赎回。亚洲也面临了赎回,日本从 2016 年 5 月来连续 7 月资金净流出。

类型构成:多空股票基金最大
多空股票基金从 2012 年来有高达 1517 亿美元资金涌入。固收策略基金紧随其后,再接着是混合策略基金。

2015 到 2016 年,期货基金总共吸引了 405 亿美元资金,是过去两年里资金流入最多的,共计 108 亿。多空股票基金和混合策略基金在过去两年分别流入了 281 亿美元和 262 亿美元。另一方面,事件驱动型基金资金流出最严重,达 174 亿,固收策略基金在过去两年也有 139 亿赎回。

规模分类:马太效应明显
过去 8 年,小规模的基金的比例 (资产管理规模小于 1 亿美元) 总体下降了 2%,资产管理规模在 1 亿至 5 亿间的基金从 19% 升至 22%。这可能是由于小规模的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上涨导致,但也可能是困难的交易环境和激烈的竞争使得小规模的基金更加难以存活。资产管理规模少于 2000 万的基金在过去 5 年减少了 6%,同一时期,中等规模的基金 (资产管理规模在 1 亿至 5 亿) 的基金比例上涨了 5%。大规模的基金 (资产管理规模大于 5 亿美元) 一直保持在 6%。

0-8

地域分布:北美最大
过去 7 年,北美一直是最大的市占率区域,在 2016 年达到 67%,欧洲只有 24%。在欧债危机之后,欧洲的基金市占率从 2011 年到 2016 年上涨了 3%,显示出欧洲的经济复苏引起了投资者的兴趣。 2016 年初至今,北美和欧洲的对冲基金分别管理了 1 兆 4953 亿美元和 135 亿美元,占全球市场的 90% 市占。其余 10% 被拉丁美洲、日本和亚洲其他国家瓜分。消费者对这些地域的偏好过去几年基本保持不变。

按策略分类:多空策略最受欢迎
多空股票基金一直是最受欢迎的策略,在 2016 年占据了 35% 的市占率,过去八年里也始终占据超过 30% 的市占率,变化幅度只有 5%。套利基金遭遇困境,从 2008 年到 2016 年市占率下降了 3%。混合策略基金是第二受欢迎的基金,2016 年有 16% 的市占率。固收策略基金稳定成长了 2%。总体策略和期货基金也十分稳定,共占 18% 的市占率。

下图将资产管理规模 2009 年至今成长最快和最慢的 4 种策略和整体进行了比较。固收策略成长最快,资产管理规模扩大了 153.21%。最慢的是套利基金,只成长了 18.6%。期货基金成长了 49.07%,这得益于 2016 年上半年市场的市场的谨慎情绪高涨。

按总部所在地分类:北美历史最悠久
从下图可以看出在过去 6 年总部所在地基本稳定。美国作为历史最悠久的全球对冲基金中心,是 47% 的对冲基金总部所在地。英国位居第二,占 19%。美国和英国是全球主要的金融中心。瑞士和卢森堡是欧洲的金融中心,六年来市占率各上涨了 2%。

下图显示的是对冲基金的注册地。美国和开曼群岛一直是对冲基金的首选,共占 57% 的市占率。卢森堡和爱尔兰在发布了 UCITS 之后也变得受欢迎了,占 26% 市占率。

按发行和清盘分类:2016 年清盘大于新发
在 2008 年以前,对冲基金发展迅猛,2007 年是发行基金最多的一年,并且只有少量基金清盘,共计成长了 619 档基金。然而这一表现在全球金融危机时终结。市场混乱加上雷曼兄弟的倒闭,大量投资者赎回,导致了许多基金清盘,最终 2008 年净成长 92 档基金。

危机之后投资者重回对冲基金怀抱,加上基金经理开始专注于自己的策略,促使了更多的基金发行。尽管如此,对冲基金依旧困难重重。监管加强提高了合规要求和营运费用,同时产业内的兼并,使得大量基金公司尤其是小规模的基金公司清盘。 2013 年净增 118 档基金,2014 年净增 347 档基金。 2015 年基金公司业绩表现普遍不佳,导致只净增了 46 档基金。艰难的市场环境一直延续到 2016 年,全年清盘基金数量超过了新发行的基金数量,清盘 680 档基金,发行 621 档基金。

从细分策略来看发行与清盘的基金。多空股票基金是 2008 年金融危机中伤亡最惨重的,超过 40% 的基金遭遇清盘,在 2008、2009 两年间净减少了128 档基金。期货基金却成了金融危机的最大赢家,在 2009 年净增 133 档基金。而到了2014 年期货基金骤降153 档,打破了平稳上升的趋势,主要由于消费者对期货基金的黯淡表现不满,2015 年期货基金又持续减少了21 档基金,其他策略的基金也因表现不佳遭市场淘汰。 2016 年期货基金和总体策略基金分别净减少了 31 和 30 档基金。相对价值策略基金则表现优异,净成长了 63 档基金。

对冲基金发行收取费用趋势
从下表中可以看到,传统的“ 2/20 ”费率机制已经不再适用了。在金融危机之前,平均投资收益分红超过 18%,到了 2015 年这一比例已经下降到了 15.2%。有限的资产加上激烈的竞争,导致了这一费率不断下降。目前新发行的对冲基金都倾向于以低费率吸引投资者,并获取较长的锁定期,以此来确保基金在短期内能够存活下来。 2016 年的费率数据略微上升,但这可能和新发行基金数量减少有关,也可能是基金初始阶段用2/20 费率,之后用降低费率来换取其他如延长锁定期等条件,这一举措在尚无成果的基金中比较常见。

对冲基金的寿命统计分布:4% 存活 20 年
这一统计数据中包含了 1 万 3459 档基金,包括 3752 清盘的基金和在营运的 9707 档基金。在营运的基金寿命中位数是 6.4 年,已清盘的基金寿命中位数是 4.4 年。数据显示,最初的几年是决定一只基金生死最重要的时候。大约 56% 的遭淘汰的基金都在最初 5 年内就清盘了,这意味着他们没办法筹集足够的资产来覆盖费用或者实现投资回报。在营运的基金中有大约 36% 的基金营运了超过 10 年,4% 的基金在市场沉浮中活了超过 20 年。

总结几点: (1) 2016 出现了过去几年第一次全球对冲基金规模净流出,传统的Long/Short 策略流出最大; (2) 过去8 年对冲基金产业有明显的集中,大品牌基金占规模比重越来越高; (3) 从地域角度看,美国和英国牢牢占据了对冲基金最顶尖的区域。香港对冲基金占比在下滑,而中国几乎没有,未来潜力很大; (4) 从收费角度看,对冲基金的高收益在过去几年被动产品表现强劲的冲击下,也出现了下滑。现在的平均收费是 1.46% + 17%,而不是传统的 2% + 20%。